|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萬建民:回歸常識

2014-03-05 07:46 | 作者: 萬建民 來源:《中國企業家》 萬建民

對市場主體是“法無禁止即可為”,對政府則是“法無授權不可為”,這是重要的常識,但更重要的是要把常識變成共識

300-萬建民

萬建民

世界變化太快,快得讓人有些轉不過彎來。

僅僅半年前,一些地方主管部門強制出租司機卸載打車軟件的理由,還是“擅自加價,破壞市場秩序”;半年不到,管制的理由變成了打車軟件“爭相高額補貼,司機搶單存在安全隱患”。

快的、嘀嘀兩款打車軟件爭相燒錢,確有不理性之處。但從打車這一小額、頻繁的支付場景入手,培養用戶的移動支付習慣,不啻為搶占用戶的一種好策略。更何況企業愿意出錢,老百姓樂得便宜,出租車享受補貼還減少了空駛,一場三贏的游戲,主管部門憑什么橫插一腳?

也許有心人還記得,在第一輪管制打車軟件之時,不少地方曾宣稱投巨資建設統一的出租車電召平臺。如今,不知道這些政府投資的平臺是否都已投入使用,利用率又有多少?事實已經證明,對打車軟件的第一輪管制失敗了,為什么還要有第二輪管制?解決可能存在的安全隱患,除了管制,就沒有辦法了嗎?非不能也,是不為也。

政府部門遇事總喜歡把管制放在第一位,無非兩個理由:一是壟斷利益,二是懶政思維。這兩者,都是創新的殺手、市場的天敵。只要管制還普遍存在,“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就無從談起,創新也會因為不平等的競爭而被扼殺在搖籃。

要說管制之苦,隨便找一位企業家,講起創業過程遭遇的種種管制,都能吐槽三天三夜。即使做大如騰訊、阿里者,照樣繞不開管制的圍墻。都說中國的民營企業生命力特別旺盛,只要政策留出一道縫隙,就能長出一片森林。但誰又曾想過,如果留的不只是一道縫隙,而是平等地打開大門,民營企業又將處于何種境地?

一個到處管制的市場,是沒有生命力的市場。本屆政府把簡政放權作為行政改革的一項重點,全面取消不必要、不合理的管制,這正是處理好政府與市場關系的關鍵。李克強總理最近一次講話,要求對各級政府目前仍保留的審批事項,要公布目錄清單。清單以外,一律不得實施行政審批,更不得違規新設審批事項。“也就是說,對市場主體,是‘法無禁止即可為’;而對政府,則是‘法無授權不可為’。”這在市場經濟和現代法治國家,已是一條重要的常識。我們所要做的,僅僅是回歸常識、承認常識,按照常識行事。

但顯然,回歸常識不會是一個一蹴而就的過程。壟斷利益、權力尋租、懶政慣性都會為管制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接下去要做的,是認認真真對照一下全國的法律法規,看看法律到底禁止了企業做哪些事情,又授權政府做哪些事情,有沒有不合理的禁止和授權。全國兩會召開在即,希望代表委員能夠關注這個問題,并且在今后的履職過程中,監督政府是否真正做到了“法無授權不可為”,企業是否真的“法無禁止即可為”。

把常識變成共識,也算是善莫大焉。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何伊凡

《中國企業家》編委、執行總編輯

袁茵

《中國企業家》資深記者,關注互聯網...

秦姍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TMT、跨...

鄒玲

《中國企業家》記者,關注文化領域。...

朱汐

《中國企業家》生活版記者,關注更有...

房煜

《中國企業家》高級編輯,關注消費、...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黃秋麗

《中國企業家》主筆,關注地產等領域

楊婧

《中國企業家》助理總編,關注TMT、航...

冀勇慶

《中國企業家》主筆,IT屆第一把寫手

馬鉞

《中國企業家》資深記者,關注體育、...

昝慧昉

《中國企業家》資深記者,關注消費、...

襲祥德

《中國企業家》編輯總監,關注能源、...

蕭三匝

《中國企業家》高級編輯,關注思想、...

林默

《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芃

《中國企業家》記者

伏昕

《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瀛

《中國企業家》記者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极速头条能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