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被“解放”的戈恩

2020-01-02 16:59 | 作者:

image.png

逃離還是上法庭辯訴,戈恩選擇了前者,雖然暫時避開了最長15年牢獄生活的可能性,但也給曾經輝煌的過往劃上了一個毀譽參半的句號。

綜合編輯|陳睿雅

頭圖來源|全景網

與2018年11月19日在東京機場被捕時的消息一樣令人驚訝,2020年到來之前,前雷諾董事長兼CEO、日產汽車會長戈恩已“逃離”日本,在黎巴嫩安全著陸。

在這個一度豎起“我們都是卡洛斯·戈恩”廣告牌的國度,戈恩被黎巴嫩年輕人視作成功的榜樣。而在他逃離的國度,日本多家媒體認為“戈恩已經失去了證明自己清白的機會”,譴責其“逃跑是一種懦夫行為,是在蔑視日本的司法制度”。

現年65歲的戈恩出生于巴西,求學于黎巴嫩,在法國、日本完成職業生涯的進階之路。作為全球最大汽車聯盟的頭號掌門人,據華爾街日報,2017年戈恩從雷諾-日產-三菱獲得總計約1700萬美元的薪酬,這一數字遠高于日本同行,但低于美國同行,通用汽車公司(General Motors Co.)首席執行長博拉(Mary Barra)在當年的年薪為2200萬美元。

猝不及防的是,2018年,卡洛斯·戈恩于11月19日抵達日本東京機場后,隨即被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逮捕。他面臨4項指控,其中包括瞞報收入(2010-2014財年)、瞞報外匯交易、挪用公款(18.5億日元)以作私用以及向其控制的公司轉移屬于日產汽車的資金(500萬美元)。

逃離還是上法庭辯訴,戈恩選擇了前者,雖然暫時避開了最長15年牢獄生活的可能性,但也給曾經輝煌的過往劃上了一個毀譽參半的句號。

被“解放”的戈恩

在媒體筆下,這是次堪比好萊塢大片的潛逃。

2019年圣誕前夕,戈恩正以疑犯身份處于假釋狀態。一支小型的交響樂表演樂隊受邀在戈恩位于東京、毗鄰法國大使館的豪宅內演出。演出結束后,1.7米高的戈恩被裝進一個樂器盒,奔赴大阪關西機場。喬裝打扮加一本假護照,戈恩混過安檢,登上一架私人飛機,逃離日本。

這是有關戈恩潛逃的傳言中最富戲劇性的章節。據稱,這場精心策劃的逃脫,由戈恩妻子親自策劃,由一家私人安保公司負責制定和監督,前期籌備工作長達3個月,過程中,飛行員甚至都沒有意識到戈恩就在這架飛機上。

但不過,戈恩的妻子卻把這一版本的報道稱作“純粹的小說”,她拒絕就戈恩如何逃離生天給出具體細節。

戈恩自2019年3月6日被第一次保釋,結束了長達108天的監禁。保釋條件嚴苛,包括,被限制在位于東京的家宅中、房屋入口須安裝攝像頭、不被允許與妻子卡羅爾聯系、接入互聯網或其他通訊手段也被日本警方截斷。

但戈恩不僅在推特發過消息,還在YouTube發布視頻稱“所有的指控都是有偏見的”。

日本法院原定2020年4月開庭審理戈恩一案。但在這一天來臨之間,經土耳其伊斯坦布爾轉機,戈恩在12月30日傍晚抵達了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當晚,戈恩即發布個人聲明,稱自己并非逃離正義,而是將自己從非正義中解放,從“有罪推定盛行、歧視普遍存在、人權受到侵犯”的有偏見的司法系統中解放。律師隨后稱,戈恩將在1月8日召開新聞發布會。

2019年12月31日,黎巴嫩外交部發布聲明,證實卡洛斯·戈恩合法入境。聲明稱,黎巴嫩外交部多次試圖聯系日本政府,沒有得到回應,但黎日兩國之間沒有簽署司法合作協議。同一天,黎巴嫩安全部門發布聲明,證實戈恩在黎巴嫩境內不會面臨任何法律訴訟。

隨后在1月1日,戈恩密會黎巴嫩總統,得到黎巴嫩總統密歇爾·奧恩(Michel Aoun)的熱烈歡迎。黎巴嫩總統辦公室的一名新聞官則否認戈恩曾與總統會面。

和黎巴嫩“歡迎”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日本,東京地方檢察廳發布聲明稱,取消戈恩的保釋,戈恩的15億日元(約1億人民幣)保證金將被沒收。而戈恩在日本的一位律師向媒體表示,擁有法國,黎巴嫩和巴西國籍的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其三本護照仍在辯護人手中,

如何彌合聯盟的裂縫

一度,戈恩在日本汽車產業界也曾被視為“能人”。

1999年3月,日產汽車瀕臨破產之際,卡洛斯·戈恩領導的雷諾提出為日產提供緊缺的資金,與日產結成聯盟的建議。此后,戈恩帶領日產起死回生,一度在日本被尊視為日產的拯救者。2016年5月,日產汽車斥資2370億日元收購日本三菱汽車34%的股份,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由此誕生。戈恩因此成為全球最大汽車聯盟的掌門人。

但帝國之下裂縫漸深。問題根源在于,法國雷諾持有日產43.4%的股份,擁有等額投票權,是日產最大的股東;而日產僅持有雷諾15%股份,對于雷諾沒有投票權。與此相對應的是,日產銷量早已遠超雷諾,2018年,雷諾銷量達到388萬輛,日產則為565萬輛。日產謀求增強自己在聯盟中的話語權。而雷諾的大股東法國政府則謀求雷諾與日產的更深層次合并。

訴求沖突的漩渦之下,戈恩意外被捕。

2018年11月19日晚,戈恩被捕后,時任日產CEO西川廣人在總社舉行記者會,承認此次調查為期數月,日產方面全力配合檢方:“以內部舉報為發端,經過監事指出問題,在公司內部調查中得到了確認。已超越遺憾一詞,感到強烈的憤怒和沮喪。”

戈恩捕后,讓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裂縫愈深。2019年上半年,德國大眾銷量536.5萬輛,同比減少2.8%,躍居首位。2018年排在第3位的豐田增長2%,達到531.1萬輛,位居第二。雷諾-日產-三菱聯盟銷量減少5.9%,至521.3萬輛,從上年的第一降至第三名。在全球汽車業銷量震蕩、利潤收縮、新技術研發開支加劇的背景下,三方的利益訴求都決定了,聯盟的穩固性需得到維系。

于是,首先是頂層管理者被替換。

自2019年1月,戈恩被解除雷諾董事長和CEO職位后,接替他董事長和CEO職位的分別是米其林前CEO讓·多米尼克·塞納德(Jean-Dominique Senard)和雷諾前COO蒂埃里·博洛雷(Thierry Bollore)。但僅僅10個月后,雷諾董事會投票決定讓CEO蒂埃里·博洛雷即刻離任。蒂埃里·博洛雷是戈恩在2018年任命的雷諾二號人物,被視為戈恩的支持者。

與此同時,9月16日,此前牽頭對戈恩進行調查、掀開裂縫帷幕的時任日產汽車社長兼CEO西川廣人宣布辭職。日產隨后重組了高層,重新任命了CEO、COO和副COO,致力于緩和與雷諾的關系。

但與日產確定下的管理層有所不同,目前雷諾CEO克洛蒂爾德·德爾博斯僅僅是是“過渡方案”。目前,雷諾仍在尋找更加合適的CEO人選。

在聯盟維穩的進程中,FCA(菲亞特克萊斯勒)一度攪局。2019年5月27日,FCA(菲亞特克萊斯勒)公布了與雷諾間交易規模約400億美元的合并提議。計劃合并后的董事會將由11人組成,兩家公司平分席位,日產將獲得一個席位。但這場轟轟烈烈的合并提議,僅僅10天、戛然而止。其中,日產的態度,乃至日、法兩國政府的態度,都為合并的失敗埋下了伏筆。

眼下,戈恩暫時“自由”了,剩下的就是政治博弈的事情,但那個曾與他名字息息相關的全球最大汽車聯盟,命運之線卻與他不再重合。

參考:

《前日產CEO竟然“畏罪潛逃”?》虎嗅APP

《前日產CEO竟然“畏罪潛逃”?》界面

《戈恩倒臺記:汽車業的超級明星如何跌落神壇?》華爾街日報

。END 。制作:崔允琰  審校:任穎文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极速头条能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