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擁抱2020年代|未來十年,PE、VC行業好摘的果實在哪?

2019-12-30 20:35 | 作者: 李碧雯,馬吉英

image.png

舊的規則在消亡,新的秩序正在建立,擅長擁抱變化的PE、VC這次或許要以更大的勇氣和更為專業的能力,擁抱這場變化的到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碧雯

編輯|馬吉英頭圖來源|站酷海洛

管理大師彼得·德魯克曾說,動蕩時代最大的危險,不是動蕩本身,而是仍然用過去的邏輯做事情。

對于習慣了快速擴張、資金泛濫、獨角獸叢生的VC、PE投資人來說,或許在2019年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思考一個問題,接下來怎么辦?

2009年創業板開閘,開啟了國內人民幣基金的好日子。第二年,移動互聯網在中國悄然開始,微信、支付寶、美團、滴滴、今日頭條培養了中國人新的生活方式,轟轟烈烈的移動互聯網也讓押注了這個大賽道頭部公司的投資機構享受到了賺錢的快感,投資機構也走過了從Copy to China到Copy from China的階段。

然而,經濟運行呈L型走勢或成為最近一段時期的常態,過去投資決策的底層因素變了。投資人紛紛放下了過去寫滿了“速度”的舊字典,拿起了封面寫著“耐心”的新字典,開始真正像企業管理者一樣,認真思考起基金戰略上的問題。

舊的規則在消亡,新的秩序正在建立,擅長擁抱變化的PE、VC這次或許要以更大的勇氣和更為專業的能力,擁抱這場變化的到來。

行業:制度紅利與時代紅利

2009年10月30日,在萬眾期待之下創業板啟動,也開啟了人民幣基金的強勁走勢。深創投、達晨創投、同創偉業等一批本土人民幣基金迎來了豐收季。全民PE時代,Pre-IPO階段的投資盛行,也誕生了專門為此設計的流水線投資方式,比如九鼎投資和中科招商。

資本市場紅利也創造了人民幣基金的黃金時代,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卻多數股價低迷。兩個資本市場的估值差產生了資本套利的機會,2015年,拆VIE回A股成為新趨勢。很快那段瘋狂的日子隨著戰略新興板終止以及2015年年中股災的到來而結束了。

不過這并沒有影響人民幣基金的主導地位。從2010年開始到2017年,配置雙幣基金逐漸成為趨勢。2014年興起的VC 2.0基金大多數在一開始便募集了雙幣基金,雙幣基金也成為所有頭部投資機構的標配。在投資策略上,人民幣基金策略和美元基金策略在一些基金內部開始趨同。

VC、PE在過去十年的界限也越來越模糊。全民PE時代,VC的PE化成為趨勢,到了2014年,資金泛濫,優質項目越來越難搶,成熟期項目估值虛高,出現PE的VC化、VC天使化趨勢。到了2019年,由于頭部機構募資規模的提升,以及優質項目的稀缺,一些投資機構采取了全產業鏈策略。

中國的PE、VC投資人也在過去十年站在全球PE、VC的舞臺中央。來自福布斯“全球最佳創投人”榜單統計,2012年開始中國投資人首次入圍,到2019年入圍的中國投資人數量達到21位,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位列第一。與此同時,過去十年外資PE機構在中國市場的配置比重也越來越高。

未來,越來越開放包容的資本市場讓更多的硬科技企業上市,PE、VC投資人將享受新的制度紅利。新的制度也帶來新的估值體系。為什么上市一定能賺錢呢?這個問題需要被重新思考。

2019年12月4日,建龍微納上市首日破發,這是自推出科創板并實行注冊制以來的首個上市即破發的股票??苿摪宓耐菩懈淖兞诉^去A股資本市場最高23倍市盈率的定價規定,實行更為市場化的詢價方式。

未來隨著創業板改革并試點注冊制的加快,資本市場供給和需求的變化必然將帶來更為市場化的定價體系。當大量的上市不賺錢或者回報率較低,投資標準必須做出改變。

募資:LP結構待調整

過去十年,PE、VC機構募資最大的變化在于政府引導基金的參與。2014年李克強總理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提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口號,不僅鼓舞越來越多人參與到創業中,也讓各地政府引導基金作為LP參與到股權投資中。

來自投中數據統計,2015年,我國共設立227只政府引導基金,披露的基金總規模為9519.1億元,平均單只引導基金規模為41.9億元,為2014年及以前平均單只引導基金規模的近3倍。最為引人矚目的是湖北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當時宣稱的募集總規模為2000億元。

設立政府引導基金一時間成為新風尚,推動PE、VC機構規模進一步膨脹,同時也讓整個行業魚龍混雜,被投項目的估值水漲船高。

不過2018年資管新規頒布以后,過去來自銀行系統的資金不再了,PE、VC直接面臨的問題是錢從哪里來。

清科數據統計,2019年前11個月,中國股權投資市場新募集資金1.08萬億元,同比下降10%。募資難同時也影響了投資人的出手節奏,2019年PE、VC投資規模為7800億元,同比下降29.5%。

市場化母基金也同樣受困于出資。一方面,因為市場變化以及過去在一級市場的投資回報表現不佳,很多個人投資者撤出了股權投資市場,另一方面,和政府引導基金出資配資的部分很難找到合適的資金。這導致PE、VC機構以及市場化母基金難以找到合適的LP出資。

2018年年中,一位早期投資機構的IR談及,很多GP開始擁抱國有背景資金。這個趨勢在2019年變得愈發明顯。來自清科數據統計,2019年1~11月,在新備案的基金中,有22%的基金LP為國資背景,認繳規模占基金認繳總額的75.2%。對于GP來說,在募資時如何與國資LP打交道已經成為必修課。

此外,為解決PE、VC機構人民幣基金募資來源問題,在資管新規之后,在2019年10月出臺的資管新規豁免規定,對于創投類基金和政府出資產業投資基金的多層嵌套進行了豁免,這對于PE、VC機構來說是久旱逢甘霖的好事。不過這個豁免政策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解決PE、VC的募資難問題,還有待觀察。

在募資上,未來PE、VC最可期待的資金是保險資金。一旦保險資金成為穩定的LP,PE、VC的LP結構將向長期、良性發展。

投資:從平臺機會到細分機會

2010年,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新紀元開啟。那一年,雷軍創辦小米科技,之后千元機的普及推動了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同年,雷軍喊出那句耳熟能詳的金句:在風口上,豬也能飛起來。接下來,VC、PE投資機構遇到了大大小小的真風口、偽風口。

為了拿到移動互聯網的船票,互聯網巨頭BAT積極地攪動著互聯網市場,也成為VC、PE的接盤俠。當資本作為創業公司的一個競爭力時,投資越來越頭部化,聯合投資越來越多,AT之間的站隊也變得不可避免。最后在2015年,滴滴快的、美團點評、58同城趕集網、去哪兒攜程的合并,讓整個投資圈的合并潮達到頂峰。

但在頂峰之前,資本所面臨的競爭也異常慘烈。2011年最為典型的事件就是千團大戰,僅那一年成立的團購網站數量就有近5000家,最后就只剩下美團點評。2013年,O2O風口又起,通過燒錢補貼獲得用戶增長,不過到了2015年,資本寒冬來臨,大批沒有盈利能力和持續現金流的O2O公司倒下,一些VC、PE機構為此買單。緊接著2016年、2017年,共享經濟成為新風口,如何辨別用戶的真偽需求也成為投資人的必修課。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共享租衣等滿足了用戶的剛需,但共享雨傘、共享馬扎之類項目,也有投資人為其買單。

過去十年,讓投資機構收獲最多的賽道當屬電商領域。唯品會、聚美優品以及社交電商平臺拼多多,都讓背后的投資機構紅杉中國、真格基金、高榕資本、DCM等賺得盆滿缽滿。

未來十年,在增量市場變成存量市場后,投資人開始重點布局to B市場。to B項目通常是在特定垂直行業進行深耕,通過對傳統行業進行技術改造,提升其效率和收益。這意味著更為深刻的產業結合,在細分場景落地的to B項目將受到青睞。

此外,5G的商業化,將為云網一體化、AIoT和數據安全帶來新的投資機會,5G推動的產業互聯網將深耕各個行業,帶來全新的產業變革機會。

當然在to C領域,也有許多小亮點。來自麥肯錫最新報告顯示,2015年以來的16個季度中,有11個季度中國國內消費占GDP增長總額的比例超過60%。未來消費領域仍將成為重要增長動力。

從投資類型來說,不容忽略的是,未來存量經濟下將不斷涌現出并購交易機會。IDG資本合伙人王嘯分析稱,這些事件驅動型的機會主要來源于三個方面,一是國企混改。例如高瓴資本以416.62億元成為格力電器的第一大股東。二是外資退出,比如麥德龍、家樂福等一批外資商超出售中國大陸資產。三是由上市公司及其大股東為解決流動性問題,出讓控股權或出售核心資產。

展望未來十年,PE、VC行業里好摘的果實沒有了,投資人需要扎根到細分行業賽道和領域中。魔鬼在細節里,好的創業項目更需要挖地三尺。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對:張格格  審校:武昭含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极速头条能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