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擁抱2020年代|十年后最大的產業竟然可能是這個

2019-12-30 20:11 | 作者: 李秀芝,王芳潔

image.png

以阿里巴巴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和以泰康保險為代表的傳統巨頭,都將目光投向了醫療大健康領域。究其原因,是這個領域代表了未來的趨勢。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秀芝編輯|王芳潔頭圖攝影|費子

“十年后,大健康將成為超過房地產、汽車的最大產業。”在2019(第十八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泰康保險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陳東升的演講,讓大健康產業又熱了一把。

這讓我想到四年前。那時,阿里巴巴集團在美國紐交所上市后不久,馬云親自寫了一篇致股東公開信,提到未來阿里將打造基于數據技術的健康和數字娛樂業務,即“double H”(Health and Happiness)戰略。馬云還曾在不同場合公開表示,最有可能誕生下一個BAT(百度、阿里和騰訊)量級企業的領域是醫療健康。

以阿里巴巴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和以泰康保險為代表的傳統巨頭,都將目光投向了醫療大健康領域。究其原因,是這個領域代表了未來的趨勢。用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王俊峰的話來說,“現在人們的生活水平、醫療水平、平均年齡都提高了,但年輕人不愛生小孩了。人口到了老齡化后,國家的醫療支出將成倍增長”。

事實上,“健康中國”早已上升為中國優先發展的國策。2009年啟動的新醫改,如今也到了10年節點。下一個10年,醫療大健康產業還將有哪些變化?可以從以下幾個維度來看看。

頑疾逐步被攻克

據美國食藥監總局(FDA)披露,2018年FDA批準了59個新藥上市,創下當時的歷史新高。

中國藥監局(NMPA)則公布,2018年中國批準了48個創新藥上市。與此對比,2007年至2017年,中國僅審批通過不到10個獨立開發的化藥和生物藥。而在2018年,就有7個本土公司開發的1.1類化藥和生物藥獲得了批準。對于NMPA的新藥審批來說,也是創紀錄的一年。

2019年,各類新藥獲批的速度似乎更快了。這一年的最后兩個月,重磅消息就接二連三。

11月中旬,FDA宣布:百濟神州的抗癌新藥“澤布替尼”以突破性療法的身份,優先審評獲準上市。由此,“澤布替尼”成為第一個在美獲批上市的中國本土自主研發抗癌新藥,改寫了中國抗癌藥“只進不出”的尷尬歷史。

到了12月,阿斯利康的度伐利尤單抗注射液(I藥)也獲得了NMPA的批準,用于治療III期非小細胞肺癌,并將成為首個在中國內地上市的PD-L1類腫瘤免疫藥。更早之前,與I藥作用機制類似的PD1單抗藥物,如K藥、O藥、特瑞普利單抗、信迪利單抗、卡瑞利珠單抗,已陸續在中國上市。

“在本世紀末,攻克所有疾病”,2019年末,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陳,為陳·扎克伯格基金會設定了此目標。該基金會成立于四年前,彼時扎克伯格夫婦迎來了他們的第一個女兒。他們還承諾捐出其持有的99%的Facebook股份,以解決包括消滅疾病在內的世界上最復雜的問題。

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及其妻子梅琳達,也在致力于消滅很多世界性難題,如小兒麻痹癥、瘧疾等。以小兒麻痹癥為例,2007年蓋茨基金會宣布啟動消滅小兒麻痹癥項目。到2018年,數據顯示全球范圍內僅有29個新增病例。蓋茨希望,脊髓灰質炎成為繼天花之后永久消失的第二種疾病。為此,蓋茨基金會及合作伙伴宣布還將投入約4.5億美元,完成消滅小兒麻痹的收官之戰。

且不論扎克伯格夫婦和蓋茨夫婦能否實現目標,但可以預見:在全世界的共同努力下,人類的疾病將越來越少。

新醫療商業崛起

隨著智能手機和移動互聯網的普及,互聯網醫療不再是個新鮮詞匯,具備網上行醫資質的互聯網醫院也成為了現實。

早在2013年,中國就有了依托公立醫院建立的網絡醫院——深圳市人民醫院網絡醫院。在2019北京國際遠程醫學高峰論壇上,國家衛健委統計信息中心主任張學高介紹,目前我國互聯網+醫療健康政策體系已基本建立,到2019年10月全國已有269家互聯網醫院,19個省份依托互聯網建立了遠程醫療平臺。

比起傳統“三長一短”(掛號時間長、候診時間長、取藥時間長、就診時間短)的就醫局面,互聯網醫療突破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更方便于群眾就醫。

更重要的是,人們就醫的經濟成本也在下降。

2018年成立的國家醫保局,主導推出了藥品帶量采購政策。當年12月,第一輪城市藥品集中采購擬中選結果正式公示,藥品價格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

作為國家醫保局成立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藥品目錄調整,2019年11月公布的醫保談判新目錄里,119個新增談判藥品談成70個,價格平均下降60.7%;31個續約藥品談成27個,價格平均下降26.4%。

另一方面,政府對于居民醫保人均財政補助正在逐年提高。2009年,城鎮居民醫保和新農合的補助標準為80元/人/年。2019年,城鄉居民基本醫保(由城鎮居民醫保和新農合并軌而來)的財政補助標準已經達到520元/人/年,比10年前翻了6.5倍。

“中國的醫保長期承壓,一些地方面臨穿底風險。”微醫創始人廖杰遠指出了硬幣的另一面。據《2018年全國基本醫療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當年全國基本醫?;鹂偸杖爰s2.1萬億元,而全國基本醫?;鹂傊С黾s1.8萬億元。

在此情況下,自費、商保、類保險(如網絡互助)等主導的新醫療商業形態將崛起。以自費為主的醫美就是如此:根據Frost&Sullivan的數據,中國的醫美行業在2018年總收入達到1217億元,并有望在2021年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醫美市場。

正因醫美市場潛力巨大,阿里、京東、美團等互聯網巨頭企業于近年紛紛入局。2019年,醫美社區及交易平臺新氧、連鎖醫美機構醫美國際、透明質酸行業龍頭華熙生物,則先后登陸了國內外的資本市場。

巨頭環伺的賽道

在上一個十年里,巨頭們已經開始進入大健康賽道,但很難說,下一個十年里,這個賽道會全部屬于他們。

阿里巴巴早就兵分數路布局醫療大健康:包括阿里健康(含天貓醫藥,2016年9月并入阿里健康)、支付寶的醫療服務平臺未來醫院、可提供醫療系統信息化解決方案的釘釘、與阿里健康共建阿里醫療人工智能系統“ET醫療大腦”的阿里云、以及投資基金(包括云鋒基金、阿里巴巴集團戰略投資部旗下基金等)。

騰訊不甘落后,近幾年啟動了“騰愛醫療”戰略,推出了醫療AI產品“騰訊覓影”等。2018年初,騰訊曾表示,自身的醫療業務將聚焦在三個核心能力和兩個重點學科:三個核心能力除了醫療AI,還包括電子健康卡、醫保支付等基礎設施建設,及騰訊醫典服務。兩個重點學科則是腫瘤和婦幼。

巨頭們甚至能花重金買下整條賽道:騰訊在2018年8月主導了旗下互聯網醫療企業企鵝醫生與杏仁醫生的合并。在互聯網醫療領域,它還投資了好大夫在線、醫聯、丁香園、微醫等多家頭部公司;2019年1月和11月,阿里先后成為了國內排名前二的民營體檢企業——愛康集團和美年健康集團的重要股東。

除了阿里和騰訊,百度、京東、美團、拼多多等互聯網巨頭在醫療領域的動作也頗多,這里不一而足。

傳統巨頭亦是如此。陳東升不僅看好大健康產業,并帶領泰康從一家傳統壽險公司,發展到涵蓋支付和服務的大健康產業生態體系。2019年4月,泰康宣布與武漢市政府共同成立200億人民幣規模的“武漢大健康產業基金”,還將在武漢建設大健康產業園區。

國內另一大傳統保險巨頭是平安集團,其2017年的財報顯示,它在著力打造金融、醫療健康、汽車、房產、智慧城市五大生態圈。該集團的子公司平安好醫生,成立不到4年,就登陸了港交所。

然而,即便強大如騰訊,折騰幾年的“騰愛醫療”戰略仍折戟。作為“騰愛醫療”戰略的重磅產品,騰愛醫生在面市三年之際,以關閉服務告終。

醫療戰略咨詢公司LatitudeHealth創始人趙衡的觀點是,“只要是BAT做醫療,都不會有太大成績。因醫療自身的線下屬性疊加中國的公立醫療體系,互聯網永遠只能在外圍打轉,無法深入,也就不能開發出有價值的商業模式。”

但不可否認,綜合型巨頭無論是在資金、人才,還是生態布局能力上,遠勝于細分領域的精英玩家。如果他們聯手,必將產生1+1>2的效果。

。END 。制作:全莉  審校:高歡歡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极速头条能赚钱是真的吗